Loony-LA

从额前照到发间的一束月光

我高三都没学英语学这么晚过_(:з」∠)_

我心中惶然,我是春天的落叶,六月的飞雪,我失去了自己的合理内核,我的向内的壳是坚硬的,非透明的,我的痛苦与攻击性又浅淡又浓墨重彩,我不得不暂时脱离,脱离现实,或者脱离内心,或者干干脆脆地回归沉默,像一滴水落入水中,或者只让一座金山,溶入一片冬水之中,或者思考,不过如同一个正在思考的人罢了。

雨幕

•又名一个先天性傲娇的悲惨世界
•中心思想并没有
•未完有续
“他出生的时候,外面正下着大雨。轰鸣的雨声透过玻璃窗,掩住了他的啼哭。倾泻如注的雨在天地之间拉起一道朦胧的雨幕,仿佛宿命的象征,让他在以后的人生中,与幸福遥遥相隔。”
在我面前坐着一位老人,一手端着廉价的啤酒,背深陷入柔软的椅背中,说要给我讲一个悲伤的故事。
这会儿,他闭上眼睛,深刻的皱纹在吊灯的照射下投出纷繁的阴影,在思考,又或许是老得陷入了睡眠。他停顿了许久,直到我有些不耐烦了,才猛地醒转过来。
“在他刚学会说话时,也是个正常的孩子,会对一切亲近的人说甜蜜的孩子话。他常常躲在花园里观察蚂蚁慌慌张张的穿行,会花上一个下午,在草地上打滚直到把衣服混成泥土的颜色,被父母拎回家。在晚上兴奋地讲述白天的冒险。纳瓦绿松石般的眼睛闪着欢乐的光。他不记得出生时的雨声——他当然不会记得,就像每个正常的孩子一样。”老人轻啜了一口啤酒,又继续说道:
“但宿命是无法逃脱的。他越长越大,这时候雨幕开始在这孩子身上显现出来了。——所谓雨幕,只是一个打比方式的简称。意思就是——您见过大雨么?”他突然问。
我当然见过,于是他继续说下去,“所谓雨幕,就是倾盆大雨之时,你与别人在两个屋檐下对话,声音越喊越大,却始终难以盖住雨声,话说得模糊不清,甚至出现误会。这种雨幕自有破解之法——毕竟再大的雨也会过去,或者直接穿越雨幕到同一边去,误会便迎刃而解了。但对于这孩子来说,问题要严峻得多。他心里想的是爱,口中流露的却是恨。他的雨幕在心与言语的距离里,这距离比从这酒馆到天边的距离更难跨越。”